歡迎進入黃山市宏博中小微企業服務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  
您所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融資服務 > 融資資訊
人民日報:銀行追著國企放貸 中小企遇急事靠民間借貸
日期:2016-05-24 09:04:55  瀏覽次數:575  視力保護色:

      雖有多次降息降準,但總覺得還是不解渴。”“融資成本有點高,企業利潤那么薄,傷不起啊!”……

      近日,記者在調查浙江省的杭州市、嘉興市和河南省的鄭州市、洛陽市53家企業時發現,近年來國家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相繼出臺了一系列金融扶持政策,不少政策取得了實效,但也有一些政策落地效果不太理想。企業尤其是中小型民營企業反映,當前銀行貸款門檻較高、申請較難,較高的融資成本給企業經營帶來了壓力與負擔。這種情況在中部省份尤為突出。


      融資難、融資貴,中小企業很無奈


    “擔保公司也需要一定形式的抵押,并且要收取保證金和擔保費,算下來實際成本與民間借貸成本差不太多”


    “先熱情、后冷淡,最后往往不了了之。”談起到銀行貸款的經歷,河南奧特科技公司董事長趙大平這樣感嘆。去年,這家公司銷售規模達1.2億元,凈利潤率有10.8%,從賬面上看效益很不錯。起初,銀行對這些經營指標也比較滿意。“不過,一聽說我們沒有符合條件的房屋、土地等抵押物,銀行的態度立馬180度轉變。”趙大平說,現在企業遇到急事,往往只能依靠民間借貸。


    手里欠缺抵押物的企業不得不尋求民間借貸或擔保公司的幫助,推高了企業的資金成本。河南歐斯曼科技公司董事長李廣順告訴記者,當前民間拆借利息較高,“最低2分利,3分很普遍”。萬家食品負責人則說,只要有民間借貸,企業一不行,民間資本馬上把企業告到法院,銀行會立即抽貸,企業就“死得更快”。如果走擔保,成本也不低。趙大平表示,擔保公司雖然不像銀行對抵押物的要求那么嚴格,但也需要一定形式的抵押,并且要收取保證金(15%—20%左右)和擔保費(2%左右),“算下來實際成本與民間借貸成本差不太多,只能解決臨時性資金短缺,不能解決發展性投資。”


    即便有幸從銀行貸出款來,企業也往往要為不低的利率而憂心。洛陽嘉盛電源公司表示,他們1000萬元的銀行貸款年利率最終在8%以上,比一般制造業企業的盈利水平還高出不少。


    河南萬基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算了算,企業融資成本中敞口承兌最低5.4%,融資租賃最高11.5%,平均利率在8.2%,較基準利率上浮了90%。企業還反映,銀行對票據業務和表外業務收費也不少,有的企業票據貼現費用基本占財務費用總額的一半以上,票據業務除承擔貼現利率外還要加收承兌敞口承諾費、信用證手續費等。


    融資難、融資貴,讓不少制造業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很無奈。“銀行很少會‘雪中送炭’,他們往往等到企業融到資、項目盈利了,且有大量流動資金和儲備時,才會過來‘錦上添花’。”河南鴿瑞復合材料公司總經理徐榮德說。


    相較之下,一些國企則坦言,“背靠大樹好乘涼”,一些銀行甚至會追著放貸,而且利率下浮較多。“尤其是大型國企,上市發債的利率在百分之三點多、四點多,融資成本不高。”中國社科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認為,當前市場上資金供應充足,總體利率水平也在下降,但確有部分企業融資緊張,“總體看,融資難、融資貴還是一個結構性問題。”


    銀行控風險,實體企業負擔加重


    有的企業本來過得好好的,但因為聯保互保的企業破產關閉,銀行就直接把正常運營企業的賬戶也給封了


    不少企業反映,隨著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銀行普遍加強了對信貸風險的管控,而這對近兩年本就運行困難的制造業企業客觀上影響較大。


    ——流動資金貸款期限太短,使企業不得不艱難地籌措“過橋資金”,有時甚至會被“搞死”。


    目前,我國商業銀行給中小微企業提供的流動資金貸款期限大多在1年以內,企業若想到期后續貸,需把原有貸款還上之后再貸。杭州東華鏈條公司財務總監趙鵬飛告訴記者,為此,企業必須在還款時安排大量資金辦理續做業務,或者用自有資金,或者去小貸公司等地方借、支付高利息,增加了大量的資金占用成本,“一來一去,快的話也要一周、十天,一年期貸款企業真正用的也就11個月”。


    ——銀行在貸款時要求企業之間聯保互保,也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企業的經營風險。


    銀行在貸款時普遍要求企業之間聯保、互保。一家耐火材料企業反映,由于銀行要求聯保,一家企業不行,剩下的任何一家企業都會被銀行要求還款,一家企業出問題,其他企業就可能像“多米諾骨牌”一樣紛紛倒下,“2015年,我們企業就為聯保、互保企業還了1700萬元的本金和利息,資金壓力太大了。我們還不算最糟糕的。有的企業本來過得好好的,但因為聯保互保企業破產關閉,銀行就直接把正常運營企業的賬戶也給封了。”


    萬家食品負責人介紹說,他們這幾年先后擔保了5家企業,結果5家企業全都“冒泡”,有3家還被告到法院,“我們很緊張,一旦強制執行,對我們的打擊就太大了。”


    “企業之間聯保互保,出發點是為解決抵押品不足的問題,降低企業貸款的難度和銀行的管理成本。但是,由于聯保互保多在同行業、同地區、上下游之間的企業中操作,也更易發生系統性風險,應當謹慎操作。”曾剛說。


    盼銀行改善服務,直接融資更暢通


    有企業表示,盡管這兩年央行降息降準,但與其長期合作的銀行一般會鎖定利率,導致企業無法感受到利息成本降低


    “國家定向給中小企業的錢,我和身邊這些小企業真沒看到。”鄭州一家小微企業負責人直言,并未享受到國家實施定向降準、給予小微企業融資優惠等政策帶來的好處,原因之一在于小微企業多數沒有抵押物、銀行不會輕易放款。杭州民生藥業表示,盡管這兩年央行降息降準,但與其長期合作的銀行一般會鎖定利率,導致企業無法感受到利息成本降低。


    從銀行這邊看,“穩”字當頭是本分所在。不過,實體企業感到,銀行為規避風險而普遍采取嚴格續貸、聯保互保等措施往往在客觀上會加劇企業負擔與風險。


    先看續貸。銀行認為,先還款、再借款是防控風險、核查企業經營狀況的重要手段,直接續貸存在風險,很有可能掩蓋壞賬。調查中,多家企業建議,可以先從信用記錄好的企業開始,推動銀行對企業現有存量貸款實行“借新還舊”、到期直接轉貸,減少企業調貸資金占用,緩解生產經營資金周轉困難。


    再看聯保互保。一拖集團負責人介紹說,像一拖這樣的大型國企也被要求聯保互保,增加了企業風險。曾剛認為,從效果來看,聯保互保適用范圍有限、不宜盲目推廣,應盡量選取那些風險小、前景好的行業做,并且要把單筆和總體的貸款規模控制住。


    調查中,初創型企業對融資成本的壓力感受最深。專家建議,對于處于初創期的企業,銀行可進行投貸聯動。“通過股權和債權搭配,可以用股權預期的高收益去彌補風險。”曾剛表示,銀行在貸款中拿的是固定收益,貸出100筆款,有1筆失敗就會形成壞賬,而投貸聯動則能覆蓋一些風險。


    話說回來,貸款只是融資方式的一種,不可能“包打天下”。曾剛建議,要從根本上解決企業融資難題,當前最應在銀行這一間接融資渠道之外,提高直接融資的比重,改變千軍萬馬擠獨木橋的現狀。發展直接融資,可采取的舉措不少,包括深化股市、債券市場的改革,讓運作規范、有發展前景的企業更容易通過上市、發債融資等。

微信棋牌正版作弊器
最美av女优 秒速时时现场 平特一肖來電 五大联赛开赛时间 乌克兰美女 安娜 三公纸牌游戏下载 快速赛 六肖中特王中王1 重庆时时彩预测软件 威廉平局排除法 加拿大28开奖.上光大gd 安徽快3开奖视频 秒速时时欢迎手机版 陕西快乐十分投注玩法 为什么时时彩先赢后输 盛大真人娱乐电玩